【中亚评书系列之八十四】《脆弱国家对公民身份的影响 ——基于吉尔吉斯斯坦的案例研究》

日期: 2021-03-11 来源: 互联网 点击: ...
   

脆弱国家对公民身份的影响

——基于吉尔吉斯斯坦的案例研究

尉锦菠 编译

【文献来源】Vanessa Ruget, Burul Usmanalieva, “The Impact of State Weakness on Citizenship: A Case Study of Kyrgyzstan,” Communist and Post-Communist Studies, Vol.40, No.4, 2007, pp.441-458.

一、研究背景

   20世纪90年代初期,吉尔吉斯斯坦是中亚民主过渡的典范。在时任总统阿斯卡尔·阿卡耶夫(Askar Akayev)的领导下,吉尔吉斯在很大程度上举行了公正且自由的选举,开放了媒体,在一定程度上容忍政治反对派。然而,宗派主义和腐败也悄然而至,很快开始成为一个“不自由的民主国家”。2005年3月,“郁金香革命”推翻了阿卡耶夫政权,几个月后,来自南方地区的前政治对手库尔曼别克·巴基耶夫(Kurmanbek Bakiyev)当选总统。从那时候开始,政治不稳定和犯罪一直困扰该国,并导致了几次政体危机。

    尽管在确切的名称上存在争议,但大多数学者都同意将吉尔吉斯斯坦归类为混合政(Hybrid Regime),这种对政权短期未来的不确定性,导致学者们开始将注意力转向更大的“国家能力(State Capacity)”视角,以此解释吉尔吉斯斯坦政权更迭的原因。“国家能力”这一术语所隐含的假设是,只要吉尔吉斯仍然是一个弱国,那么民主就不会持续。

    西方学者认为,“脆弱国家”甚至是“失败国家”,往往无法维持政治秩序稳定、提供安全保障、执行法律和公共政策并提供公共服务。然而,这种聚焦于“国家能力”的研究路径并不一定比关注制度形式的研究路径更加精确。首先,“脆弱”“失败”“失败国家”“崩溃国家”等等概念界定之间的区别往往是模糊的。例如,国家在某些领域可能是强大的,而在另一些领域则是脆弱的。在中亚国家,存在着“强—弱”国家(“Stronge-weak” States)的悖论,即国家在人口控制和监管方面很强,但在执行政策方面很弱。因此本文的目的既不是澄清这些概念的区别,也不是对吉尔吉斯斯坦的国家脆弱程度进行评估,而是研究吉尔吉斯斯坦所表现出的“脆弱国家”特征对公民身份而言意味着什么?虽然“失败国家”表明了国家与社会之间的不平衡关系,但很少有学者对这种关系进行实证检验。

二,研究假设与研究方法

    公民身份通常被定义为一种集体身份,其特征是一系列特定的权利(选举权和被选为公职的权利,领事代表权等)和责任(纳税、遵守法律和参军)。此外,在大多数民族国家,公民认为自己属于一个更广泛的社区,与他人分享商品。简而言之,公民身份是一种复杂的身份认同,既基于计算,也基于情感——以“国家自豪感”和共同的公共价值观为衡量标准。

    作者认为,在一个“脆弱国家”内,公民不太可能履行他们的职责、信任现政权并且忠于国家。因此本文假设在“脆弱国家”:首先,国家无力提供基本的商品和服务,阻碍了公民履行纳税、遵守法律、参军等职责的意愿。其次,公民对他们的政权失去了信任;一些人通过参加示威、罢工和其他抗议活动直接对抗国家。最后,国家软弱对集体成员的认同产生了负面影响,并强化了次国家认同。在那些为了更好地在国外就业而离开祖国的公民中,忠诚度的下降尤为明显,移民可能对自己的祖国有“情感上的”依恋,但又渴望获得另一个公民身份,或者至少是双重公民身份。

    文章以2007年春季进行的实证研究为基础,主要包括专家访谈、对中亚主要新闻网站进行的内容分析以及30次半结构化访谈。将近半数的受访者是居住在吉尔吉斯斯坦的居民,而另一半则在哈萨克斯坦或者俄罗斯工作的吉尔吉斯斯坦人。尽管本研究的受访者是随机挑选的,但不完全具有严格的代表性。访谈的主要目的是搜集关于吉尔吉斯斯坦公民身份的定性而非定量信息。实证研究为作者提供了支持研究假设的证据:公民履行其义务的情况、公民对政体的信任程度、公民对国家的忠诚程度。

三、吉尔吉斯斯坦的案例分析

    (一)公民责任

    作者的访谈证据表明,很少有公民遵守他们认为是核心公民责任的义务。首先,腐败和执法缺失助长了“有罪不罚”的现象。受访者表示,在某些方面,违反法律已经成为了吉尔吉斯斯坦人的骄傲。作者询问了受访者哪些法律经常被违反。许多受访者列举了诸如在医疗、教育或者司法领域的腐败现象和不道德行为,特别是受贿。但有趣的是,行贿行为却从未被提起过。公民认为腐败仅仅是精英的受贿和牟利行为,而不是他们自己从事的行为。其次,与其他“脆弱国家”类似,吉尔吉斯斯坦存在普遍的逃税现象。吉尔吉斯斯坦国税局在最近的报告中指出,260亿索姆的国家支出预算中包含了30亿索姆的未缴纳税款。出于显而易见的原因,询问受访者的纳税情况可能不会得到可靠的回答。受访者中2/3的人不认为“大多数人都向政府交税”,许多人列举了企业贿赂税务员而非直接纳税的例子。一些受访者进一步认为,商人们之所以逃税是因为税收太高。同样,近半数的受访者认为吉尔吉斯公民也在逃避缴纳电费与燃气费。与税收和腐败类似,许多受访者暗示这是“其他人”而不是自己会做出的行为。最后,吉尔吉斯斯坦对男性公民实行义务兵役制,但大多数人会使用各种手段逃避兵役。所有的受访者都承认,在吉尔吉斯斯坦很少有人会履行其军事义务。许多人认为服兵役是不安全的,并提到了新兵所遭受的身心虐待。一些受访者还指出,通常因为穷人付不起贿赂,所以才不得不去服兵役。

    上述结果表明,公民不遵守法律或者拒绝履行义务在吉尔吉斯斯坦已成为一种“规范”,因为政府不值得被信任,所以公民可能会认为“不服从”行为是可以被谅解的。与其他脆弱国家类似,在吉尔吉斯斯坦,履行义务很少被视作是值得骄傲的事情,反而被认为是贫穷甚至是愚蠢的标志。

    (二)政治信任

    对国家领导和政权表现的信任:吉尔吉斯斯坦公民总体上对政府机构保持了某种程度上的信任,但他们对其领导人和政府的总体表现持负面看法。公民认为腐败是该国面临的最紧迫的问题之一,有趣的是,移民对于吉尔吉斯斯坦政府尤其持负面看法,多位受访者向作者表示他们在吉尔吉斯斯坦境外工作时没有得到充分保护;

    动员起来反对国家:正如世界价值观调查(World Values Survey)所显示的那样,对国家领导力缺乏信任解释了为什么可以动员成千上万的公民参加“郁金香革命”以及随后的小规模示威。国家脆弱所带来的另一个后果则是国家镇压能力有限,这也能解释这些人参与上述事件的原因。所有的受访者对2005年“郁金香革命”保持着积极看法,但3/4的受访者也对过去两年中发生的多次示威、罢工、占领公共建筑表示批评,只有“签署请愿书”被认为是有意义的。因此,受访者表示他们正在对“民主”失去信任;

    对民主的信任:过去几年的政治不稳定破坏了吉尔吉斯斯坦的“民主”形象。受访者中几乎有一半的人哀叹吉尔吉斯斯坦没有做好准备迎接“民主”,其中一些人将“过度民主”与当前的混乱联系在一起,许多移民提到,政治不稳定是他们缺乏“民族自豪感”的原因。将吉尔吉斯斯坦与俄罗斯或者哈萨克斯坦更稳定的政局相比,来自吉尔吉斯斯坦的移民更容易对所谓的“民主”能够带来的好处产生怀疑。

    (三)忠诚

    吉尔吉斯斯坦是一个相对较新的国家,部族、民族、地区主义可能对削弱民族身份认同。吉尔吉斯斯坦人认为他们的国家被人为分割成了南北两部分,这对国家认同尤其有害。

    为国家骄傲:15名移民受访者中,8人为其吉尔吉斯斯坦人的身份感到骄傲,4人不感到骄傲,3人的回答十分矛盾。当被问及是什么让他们感到骄傲时,受访者谈及了这个国家美丽的自然风光、热情好客的移民、古老的历史文化等等。当被问及他们为什么又是不为自己是吉尔吉斯斯坦公民而自豪时,除去国家内部分裂等原因之外,受访者主要提及失业状况(9次)、政治不稳定(6次)、失败的政府、腐败和领导不善(5次)。为什么几乎一般居住在外国的吉尔吉斯斯坦人对他们的身份感到不安?在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移民可能已经内化了他们是国内政治受害者的观念,同时居住在国外的吉尔吉斯斯坦移民更有可能将自己的命运同平均生活水平更高的俄罗斯人和哈萨克人作比较,因此移民后他们的国家自豪感明显降低,这证实了公民的情感成分(成员的感觉)是通过计算它所传达的利益而形成的;

    分享共同的政治价值观:除了简单地对国家感到“骄傲”之外,忠诚可以用更加“厚重”的方式来理解,即分享有助于巩固国家或政府与公民之间关系的基本共同政治价值观。吉尔吉斯斯坦是一个新兴的国家,从一个基于主导意识形态的制度过渡到一个允许各种思想自由竞争的制度,这是吉尔吉斯斯坦缺乏共同价值观的原因。中亚领导人在独立之时试图在苏联和苏联文化遗产之间找到平衡,从而产生令人信服的国家意识形态。但吉尔吉斯斯坦为此所做出的努力是失败的。与其他学者的观点一致,本文认为吉尔吉斯斯坦缺乏共有的政治价值观的原因主要是国家脆弱,特别是腐败对国家信誉的影响。因此,吉尔吉斯斯坦似乎缺乏共同的政治理想和象征,事实上,对公共物品的任何“共同利益”或期望都是如此,就像在其他“脆弱国家”一样,吉尔吉斯斯坦公民学会依赖自己和亲属;

    国家的替代品;面对效率低下的政府,吉尔吉斯斯坦公民依赖家人朋友、地方网络甚至是黑手党以及伊斯兰极端组织等实体来为自己提供帮助。部分公民往往在非法条件下移民外国,作者的访谈表明,超过2/3的人不反对通过改变公民身份来寻求解决办法,移民外国能使自己更加容易地获得合法工作,获得更多收入并能够解决子女的教育问题。但是最新的吉尔吉斯共和国宪法规定,如果吉尔吉斯斯坦和其他国家之间没有缔结双边协定,那么双重国籍无法获得。

四、结论

    “脆弱国家”降低了公民对于公共领域的贡献,强化了“有罪不罚”的文化,导致了公民偏离其义务,丧失对于政权的信任。公民也更加容易转向次国家集团,以填补低效国家留下来的空白。大量公民会去国外碰运气,并考虑改变自己的公民身份,所有这些行为又会反过来削弱国家。没有了税收,没有了守法热情的公民,没有了称职的士兵,一个国家怎么能长期运转?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迄今为止,尽管存在上述导致国家脆弱的所有因素,吉尔吉斯斯坦仍然设法保持公民可以自由表达意见和参与反对派政治的“管理”或国家形象。这解释了为什么在理解吉尔吉斯斯坦公民身份动态时是如此引人入胜却又充满挑战。

 

编译者简介

    尉锦菠, 兰州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2020级硕士研究生。本科就读于吉林大学行政学院国际政治系,曾获得吉林大学三等学业奖学金两次,兰州大学一等学业奖学金一次。2018年曾参加由吉林大学主办的首届全国本科生“北辰”政治学与公共管理论坛。2018—2020年曾担任吉林大学行政学院《行政之光》杂志社编辑部部长,主编正刊两本,副刊一本。2020年获得兰州大学第十三届学术年会暨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第三届学术年会征文大赛二等奖。熟练掌握SPSS与STATA等社会科学统计软件。研究兴趣为:社会运动与制度变迁、非传统安全问题。

校对者简介

    李兴基,中共预备党员,兰州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2018级国际政治专业硕士研究生,熟练掌握法语与英语。本科就读于辽宁大学法语系,担任班级体育委员一职。曾获得辽宁大学“悦读之星”荣誉称号,单项奖学金一次。2019-2020学年担任兰州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会副主席,筹备协调兰州大学研究生2019春季多院篮球赛,负责协调兰州大学2019年研究生秋季运动会,组织筹划兰州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2019年元旦晚会。曾获得兰州大学“优秀研究生会干部”荣誉称号;兰州大学二等、三等学业奖学金各一次;荣获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2020年风雅萃英奖学金;荣获兰州大学第十三届学术年会暨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第三届学术年会征文大赛二等奖。曾参与外交部“阿富汗加入上合组织可行性分析”项目撰写。研究兴趣为;中亚国家对外政策、阿富汗问题。

 

有恒·欧亚学术编译团队

    为了解学术前沿,开阔学术视野,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兰州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以研究生“笃研”读书会为依托,组建“有恒·欧亚学术编译团队”。团队主要负责编译俄罗斯、中亚、南亚和高加索等国别与区域研究相关的外文文献,包括学术期刊论文、书评、地区热点及重大事件的相关时评等。自组建以来,编译团队已推出80余期编译作品。现有编译人员20多名,主体为兰州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兰州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研究生。

    “有恒·欧亚学术编译”实行组稿与自由投稿相结合的方式。欢迎校内外对欧亚问题感兴趣的本科生、研究生和青年学者投稿,投稿邮箱:chenkr14@lzu.edu.cn。编译作品将在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兰州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网站、微信公众平台同步刊出,一经采用并发布,即奉上微薄稿酬,以致谢意。敬请各位同仁关注、批评与指正。

    本文由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兰州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组织编译。所编译文章仅供专业学习之用,相关观点不代表发布平台,请注意甄别。本期编译得到北京海纳丝路信息科技研究院的赞助,谨致谢忱。

 

                                                               编译:蔚锦波

校对:李兴基

                                                           审校:陈亚州

                                           

标签:
专题数据库
图片新闻
  1. 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会见乌兹别克斯坦新任驻华大使阿尔济耶夫
  2. 习近平致电祝贺谢尔达尔·别尔德穆哈梅多夫当选土库曼斯坦总统
  3. 【喜讯】我所张宏莉教授获评兰州大学第六届“我最喜爱的十大教师”
  4. 【中国日报】US and its allies will not succeed in their designs about Xinjiang
  5. 【学术交流】李亮博士与靳晓哲博士参加第四届“反恐、去极端化与人权保障”国际研讨会
  6. 【会议综述】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国际政治研究专业委员会2021年学术年会在兰州大学举行
  7. 【学术交流】韦进深副教授参加国际安全高端论坛暨“大国战略竞争与地区安全”学术研讨会
  8. 【转发通知】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2021年优秀大学生夏令营入营名单
推荐内容
  1. 【研究报告】美国“以疆制华”的危机政治阴谋及路径
  2. 2020年中亚研究所论文发表情况
  3. 2019年中亚研究所论文发表情况
  4. 我所杨恕教授获“上海合作组织十周年奖章”
  5. 关于举办“中国反分裂理论研讨会”的通知
最近更新
  1. 【中亚书评系列之一百二十九】《对帝国的怀旧:新奥斯曼主义政治》
  2. 【中亚书评系列之一百二十八】难民不是武器:“大规模移民武器”的隐喻及其启示
  3. 【中亚书评系列之一百二十七】“测试”世界秩序:俄罗斯外交中的战略现实主义
  4. 【中亚书评系列之一百二十六】追踪中亚恐怖分子在叙利亚的命运
  5. 【中亚书评系列之一百二十五】地方秩序、警务服务与行贿行为——以印度为例
  6. 【中亚书评系列之一百二十四】反思经济制裁
  7. 【中亚书评系列之一百二十三】波罗的海三国的地区认同与“北望”
  8. 【中亚书评系列之一百二十二】独立国家联合体:一个失败的地区主义案例?
  9. 【中亚书评系列之一百二十一】欧亚国家的社会行动主义与新媒体:以 2006年明斯克帐篷营地抗议行动为例
  10. 【中亚书评系列之一百二十】《中亚的领导人、理念与规范扩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