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观新闻】深度:跳过“9·11就职大典”,阿塔临时政府低调启动

日期: 2021-09-13 来源: 互联网 点击: ...
   

“塔利班也在走一步看一步,摸着石头过河。”

9月11日,此前风传的阿富汗塔利班临时政府的“9·11就职大典”并未上演。

相反,在美国隆重纪念“9·11”恐袭20周年时,阿塔只是在阿前政府的总统府低调举行仪式——升起塔利班的旗帜,以此正式开启执政。

为何改变计划

9月11日,塔利班的标志性旗帜——印有《古兰经》经文的白底黑字旗,在阿富汗前政府的总统府飘扬。

据美联社报道,塔利班文化委员会多媒体负责人艾哈迈杜拉赫·穆塔基说,当地时间11日上午11时,新任代理总理穆罕默德·哈桑·阿洪德在仪式上负责升起塔利班的旗帜,标志着由33名成员组成的塔利班临时政府正式开始工作。

这一幕与最初预想的“9·11就职大典”相去甚远。

最初,俄新社在9月8日以塔利班消息人士的说法报道称,阿富汗临时政府拟于9月11日举行就职典礼,并已邀请俄罗斯、中国、卡塔尔、土耳其、巴基斯坦和伊朗出席。

面对俄罗斯塔斯社的求证,阿塔发言人沙欣8日留下模棱两可、充满悬念的回答:“我不掌握关于此事的细节。”

10日,阿富汗塔利班文化委员会成员伊纳穆拉·萨曼加尼在推特上发文“辟谣”,否认这一消息,并称就职典礼数日前已被取消。

同日,塔斯社报道,俄外长拉夫罗夫周五表示,“他们(塔利班)宣布了就职典礼,后来又修改了计划”。

由于今年9月11日的敏感性和特殊性——“9·11”恐袭20周年、美国撤军结束20年阿富汗战争、塔利班20年后东山再起,阿塔临时政府的“9·11”就职典礼受到广泛关注,被视为具有象征意义。舆论甚至解读为,阿塔想要借此对抗、挖苦美国。

对于塔利班取消“9·11就职大典”的原因,外界也在猜测。

据《华盛顿观察家报》报道,有消息称俄罗斯敦促塔利班不要在9月11日举行就职典礼,但这一消息未经证实。

《今日印度》网站援引俄媒报道称,美国和北约施压阿塔与西方沟通的“桥梁”卡塔尔,要求其建议塔利班不要举行任何就职典礼,因为这会被认为“不人道”,且有可能阻碍塔利班新政权获得国际社会认可。

对此,分析人士认为,阿塔取消“9·11”就职典礼或是多方权衡、三思而行的结果。

兰州大学阿富汗研究中心主任朱永彪表示,比起是源于俄罗斯或卡塔尔的外部压力,更有可能是塔利班权衡各方面影响后作出的决定。一是此举会刺激美国,或将招致美国施加进一步的制裁压力,甚至威胁发起远程军事打击。二是对国际社会也是挑衅,将影响国际社会承认塔利班政权及后续人道主义援助,同时也会导致国际制裁风险。三是预料到受邀国恐怕不会前来参加,将有损就职仪式效果。

阿富汗问题专家、中国中东学会高级顾问、上海社科院上海合作组织研究中心主任潘光表示,除了考虑到刺激美国之外,阿塔可能还有其他一些顾虑。其一,可能影响与一些国家的关系。塔利班此前放风称,邀请六国参加就职典礼,其中未包括阿联酋等其他国家。对塔利班来说,邀请哪些国家前来很难掌握,一旦处理不当,难免会影响未来与这些国家的关系。其二,对外部舆论反应有所顾忌。其三,内部尚有许多事情有待处理,包括如何完善新政府,使其体现包容性。

此外,还有分析指出,塔利班决定“跳过”就职典礼,是为避免浪费资源和金钱,以便专注于执政。

“摸着石头过河”

虽然9月11日没有出现传说中的就职大典,但是,当天随着昔日总统府的“改旗易帜”,阿塔组建的临时政府正式按下启动键。

阿塔方面表示,成立临时政府是为了尽快恢复社会和经济秩序。

不过,接手一个长年战乱、积贫积弱,有三分之一人口每天生活费不足2美元的国家,阿塔在治理上恐怕很难取得军事上“风卷残云”的“战绩”。

潘光指出,对“手中缺粮”的阿塔来说,经济民生、财政金融是当前所面临的最严峻、紧迫的挑战。

眼下,阿富汗国内财政、金融形势不容乐观。

过去20年,阿富汗政府约80%的财政预算由美国和国际组织提供。目前,美国已冻结阿富汗中央银行在美近100亿美元资产,以此限制塔利班获得资金。

另据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称,阿富汗央行下令银行汇款只能用本地货币支付,作为保存稀缺美元的最新举措。

外界预计,阿富汗尼对美元恐将加速贬值,从而推升通胀。在8月15日塔利班接管喀布尔之前,阿富汗尼兑美元的汇率约80比1,未来可能会跌至100比1。

在此背景下,阿富汗民生堪忧。联合国开发计划署9日发布的一份评估报告显示,若无人道主义和财政援助,一年之内,阿富汗将陷入“普遍贫困”,贫困率将从现在的72%上升至97%或98%的水平。

此外,阿富汗还面临粮食危机。世界粮食计划署在阿富汗粮食库存最早可能在9月耗尽。所幸,中国、阿联酋、卡塔尔已向阿富汗提供援助物资,解其燃眉之急。

从中长期来说,阿塔政权还面临安全稳定、民族和解的内部变数,以及国际社会承认的外部难题。

国内,在安全方面,反塔武装、极端组织将影响阿安全局势,干扰塔利班执政。

尽管塔利班宣布已控制反塔武装盘踞的潘杰希尔省,但是后者不仅加以否认,还誓言继续抵抗。

朱永彪认为,反塔武装能坚持多久,关键要看能否挨过今冬。如果经过漫长冬季,塔利班仍未“平叛”,届时外部势力或将介入并下注反塔力量。目前,反塔势力之所以未成气候,主要在于未获外部支持。

潘光表示,反塔力量已化整为零,改成打游击,无法与塔利班正面对抗。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反塔武装未来可能会将塔吉克斯坦作为自己的后方基地。

极端组织也是蠢蠢欲动。潘光指出,面对“伊斯兰国”“乌伊运”“东伊运”,以及巴基斯坦塔利班在阿富汗的存在和活动,阿塔能否落实同一切恐怖组织划清界限、将它们赶出阿富汗还有待观察。

在民族和解方面,如何协调阿国内各派别力量也是一大执政课题。俄罗斯《消息报》网站文章分析,塔利班主要依赖占阿富汗人口42%的普什图族。将其他民族和派别的代表纳入国家治理体系非常重要,否则混乱和内战的风险将不可避免。

但是,分析人士认为,弥合民族矛盾、保障少数民族权利绝非易事。“阿富汗其他民族,如塔吉克族、哈扎拉族与塔利班的隔阂非一朝可解。”潘光说。

至于外部挑战,国际社会何时承认阿塔政权、美国会否施加制裁都还存在不确定性。

潘光认为,目前尚无国家承认阿塔政权,仅表示愿意保持关系、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等。总体而言,国际社会希望阿塔建立开放包容的政治架构,美国、西方还关注人权问题,周边国家又担心反恐和边界安全问题。阿塔政权若要获得国际社会承认,未来还需回应这些关切。

朱永彪表示,阿塔还面临美国制裁的压力。由于阿塔推出的临时政府名单上有被美国视为恐怖组织的“哈卡尼网络”成员,不排除美国将来会动用制裁大棒。而美国的制裁与国际社会的承认将与阿塔治下的阿富汗能否成为正常国家、能否获得外部援助和资金密切相关。

此外,分析人士还指出,阿塔执政能力也将经受时间考验。

据塔斯社报道,俄外长拉夫罗夫说,在阿富汗政治进程的包容性、新政府的就职典礼等问题上,塔利班“每天都在改变他们的计划”。

分析人士认为,俄外长所透露的信息反映出,作为一个新生政权,且距离接管国家尚不满一个月,阿塔还在执政道路上摸索。

朱永彪指出,时隔20年再掌权,阿塔所面对的已不是20年前的阿富汗。一方面,过去,塔利班可以利用较低成本管理所控制的地区,比如“借力”阿富汗政府、国际援助;但如今,昔日政府已不复存在,相反塔利班将承担之前政府的所有职责,而国际援助却在缩水。另一方面,塔利班以前主要控制农村地区,现在还要管理城市,面对受过教育的城市人口。在新形势下,塔利班并未做好准备,内部极度缺乏现代化管理人才。

在潘光看来,阿塔在军事、安全方面具备优势,但是经济、社会治理能力不足。临时政府目前只是采取临时措施,一切仍处于调整、变动之中,难言稳定。“塔利班也在走一步看一步,摸着石头过河。”

本文转载自上观新闻

标签:
学术动态
图片新闻
  1. 【学术交流】韦进深副教授参加国际安全高端论坛暨“大国战略竞争与地区安全”学术研讨会
  2. 【转发通知】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2021年优秀大学生夏令营入营名单
  3. 【学术交流】焦一强教授、曾向红教授赴沪参加“上海合作组织20年:回眸与前瞻”国际研讨会
  4. 【学术交流】曾向红教授赴京参加学术会议
  5. 【会议回顾】第二届“萃英杯”欧亚研究研究生论坛顺利举行
  6. 【讲座通知】鹿鸣讲堂“正德”系列第三十五讲——魏新责编:《青年学者学术论文的选题、写作与投稿》
  7. 【有恒编译】有恒·欧亚学术编译团队简介与投稿说明
  8. 【中亚评书系列之九十七】《平衡反击:格鲁吉亚外交政策中的权力、观念和意识形态(1992-2014)》
推荐内容
  1. 2020年中亚研究所论文发表情况
  2. 2019年中亚研究所论文发表情况
  3. 我所杨恕教授获“上海合作组织十周年奖章”
  4. 关于举办“中国反分裂理论研讨会”的通知
最近更新
  1. 【“笃研”读书会】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举行“笃研读书会”第三十六期活动
  2. 【光明日报】陈亚州:《推动上合组织发展不断迈上新台阶》
  3. 【上合观察】邓浩:《上海合作组织二十年透视》
  4. 【上合观察】许涛:《上海合作组织发展经验与时代创新》
  5. 【上合观察】曾向红、罗金:《国际组织研究视域中的上海合作组织研究》
  6. 【时事观察】张维维:相隔二十年,塔利班政权的变与不变——2.0版塔利班政权评析
  7. 【上观新闻】深度:跳过“9·11就职大典”,阿塔临时政府低调启动
  8. 【新京报】塔利班组建临时政府官员名单中未见女性
  9. 【人民日报海外版】美国仓皇溜走,阿富汗局势难料(环球热点)
  10. 【环球时报】【解局】掌控“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新政府的是哪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