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亚书评系列之三十八】《(俄罗斯外交中的情感系列之二) 俄罗斯与西方之间的地位冲突:认知和情感的偏见》

日期: 2019-12-24 来源: 互联网 点击: ...
   

【文献来源】Tuomas Forsberg, “Status Conflicts between Russia and the West: Perceptions and Emotional Biases,” Communist and Post-Communist Studies, Vol.47, 2014, pp.323-331.

【作者简介】托马斯·弗斯伯格(Tuomas Forsberg),芬兰坦佩雷大学管理学院教授。

 

一、研究背景

   克里姆林宫最近所采取的一系列行动,可以总结出一个相同的特点,那就是对地位的追求,这被视为俄罗斯对外政策的典型特征。正如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Sergei Lavrov)所述,“我相信俄罗斯根本不可能作为从属国家而存在”。地位问题在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中发挥着关键作用,地位和荣誉也常被视为俄罗斯发动战争或与西方交好的动机。有学者认为,俄罗斯与西方交往的关键不是安全问题,而是如何获取西方国家给予俄罗斯所期望的地位和尊重。

   在俄罗斯与西方国家的交往中,当俄罗斯认为自己理应得到西方国家的地位认可,但西方却置若罔闻时,就会在双方关系中产生地位冲突,进而促使俄罗斯采取愤怒的行动。因此许多研究人员认为,如果西方能够正确认识俄罗斯的地位,并且承认俄罗斯的重要性,那么这种冲突或过度反应原本是可以避免的。当然,也有一些学者认为,双方关系的许多问题都源于对地位的担忧,而西方不可能满足俄罗斯无休止的身份需求,这样的地位变动将会导致无休止的冲突,而且无法达到平衡。因此俄罗斯需要做出一些改变和调整,解决地位冲突的关键在于俄罗斯应该放弃成为一个大国的徒劳愿望。

 

二、研究问题、主要观点与结构安排

   本文的研究问题是:俄罗斯和西方之间都在尽力避免发生冲突,但是为何双方冲突频仍。如果地位冲突的本质在于对国家地位的象征性承认,那么它们应该比争夺权力与资源的问题更容易解决。但是地位冲突往往成为双方互动的意外结果,并且很难得到解决。因此,本文主要探讨俄罗斯与西方国家之间为何会形成地位冲突,以及造成地位冲突的原因有哪些。

   本文的主要观点是:地位的冲突不仅产生于知觉与现实之间的差异,而且产生于两种感觉之间:俄罗斯认为自己没有得到应有的地位承认,而西方认为它已经尊重了俄罗斯。换言之,俄罗斯和西方对俄罗斯的地位有不同的看法,这种看法的差异导致双方产生了地位冲突。而理解地位冲突的关键在于认知和情感的偏见。

   本文的文章结构安排如下:首先从理论视角来探讨身份认知的作用,然后考察身份认知在俄罗斯与西方关系中所发挥的现实作用,最后进行总结。对于身份认知的分析,本文主要从两点展开:第一,在西方国家看来,西方主要领导人大部分时间都用来关注俄罗斯,但在俄罗斯看来,西方的说法不可行;第二,俄罗斯在国际社会中的地位到底是失去还是获得,俄罗斯和西方领导人有着不同的看法,而正是这种认知上的差异导致了俄罗斯和西方之间的地位冲突。

 

三、具体解释

   1. 地位、看法和对外政策

   现实主义理论对于声望的重要性有诸多讨论,但最后得出结论:声望不应该是国家对外政策的首要目标。而实际上,地位对于国家而言不可或缺,这体现在,如果一个国家被给予很高的地位,它在国际谈判中就不能被忽视,高地位为“软实力”提供了坚实的基础,一个国家的高地位往往被认为是其公民身份的重要方面。因此,各国有明确的动机来获得更高的地位。但当一个国家的国际地位不符合它的预期时,就会出现真正的地位冲突。这种冲突以大国或有地位抱负的大国居多。一般而言,行动者认为自己在等级制度中的地位越高,就越有可能强调地位上的差异。也就是说,冲突是基于两种认知之间的差异而产生,前一种认知是行动者对自己应得地位的主观认知,后一种认知是他人对其地位的主观认知。然而,也有可能从认知理论中衍生出一种倾向,即使自我形象是积极的,也会消极地解释自己的地位信息。如果一个人认为其他人从来不尊重他,那么他(或她)可能会根据这些期望来感知其他人的行为。

   在俄罗斯(苏联)对外政策的历史中,我们了解到许多情节。在与地位相关的问题中,认知和情感发挥了重要作用。例如1990年,美国总统乔治•布什(George Bush)邀请戈尔巴乔夫去戴维营(Camp David),以表示对这位客人的尊重,而当时的苏联领导人却将邀请他去“避暑别墅”解释为一种侮辱。还有一个问题是,一些人认为,当某个国家存在本体不安全感时,地位可能会变得更加重要;而一个对自己地位有信心的国家更有可能或更少地引发冲突。在考虑这些关于地位作用的理论和假设时,俄罗斯可能是一个富有成效的案例,但更有解释力的结论需要更加深入的比较研究。

   2. 西方国家愿意给予俄罗斯地位

   在后冷战时代,俄罗斯对地位的渴望似乎导致了它与西方国家长期的地位冲突。对西方国家来说,引发与俄罗斯的地位冲突并不是西方对俄政策的本意。冷战结束后,西方主要国家不希望实施有损俄罗斯地位的政策。布什总统向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保证说:“我们没有以炫耀或者傲慢来回应,我们也没有在柏林墙上跳上跳下。”但在俄罗斯看来,西方的政策削弱了俄罗斯的地位。俄罗斯和西方对于俄罗斯应该获得多少地位的看法并不一致,更重要的是,它们对彼此行动的看法也迥然有异。俄罗斯认为西方国家的对外政策有意削弱其地位,俄罗斯认为北约扩张使其失去了能平等参与欧洲安全体系构建的机会,且西方违反了关于德国统一后不再扩张的承诺。但西方领导人对北约东扩却有不同的看法,认为加入北约是欧洲国家自愿加入的,且符合欧安组织宪章中的共同准则。但为平息俄罗斯对北约东扩的愤怒,北约建立了北约—俄罗斯理事会,以示对俄罗斯的补偿。然而俄罗斯对理事会的设立并不满意。与此相关的还有七国集团(G7)问题,因为按照其经济标准,俄罗斯应该在1997年或者更早之前就被纳入,而西方却在1997年北约首次东扩时才对俄罗斯提出正式邀请。这些互动,导致俄罗斯出现了地位冲突,且延续至今。俄罗斯是一个日益崛起的大国,其国际影响力越来越大,但俄罗斯与西方之间的地位冲突并没有因此消失。

   3. 俄罗斯在国际关系中的表现和地位

   对俄罗斯和西方国家来说,国际政治中的传统权力标准主要涉及俄罗斯不断增长的国民生产总值、能源资源和军事力量等,这些都被认为是加强俄罗斯大国地位的因素。但是,国际危机和有关军事和外交行动难以用类似的方式加以评估,它们往往构成了对俄罗斯地位的重要考验。我们可以更仔细地审视这些考验,以了解俄罗斯和西方的看法在多少程度上有所不同。在大多数情况下,无论西方喜欢与否,俄罗斯成功的外交干预和军事力量的使用都被视为改善了俄罗斯的国际地位。例如,俄罗斯对叙利亚危机的外交干预,似乎也得到了西方国家的积极评价。但当俄罗斯试图阻止西方在国际层面上做出决定,并试图通过使用军事力量来展示自己的存在时,俄罗斯和西方对俄罗斯地位变化的看法就截然不同了。俄罗斯人认为即使失败也不能被视为地位的丧失,因为失败的尝试要比根本不尝试更好。西方却对俄罗斯表示失望,强调俄罗斯作为合作伙伴,它的行为不可预测,因此不太愿意表现出尊重。

   还有一个案例是2007年4月-5月在爱沙尼亚发生的“青铜战士”争端。俄罗斯抗议将塔林的苏联时代的雕像从市中心移到附近的墓地,支持民族主义青年组织“纳什”在莫斯科举行示威游行,并围堵了爱沙尼亚大使馆。俄罗斯领导人认为,这是为了给爱沙尼亚一个教训,即不能侵犯俄罗斯少数民族的权利和战争时期纪念碑的神圣性。但从西方的角度来看,这种外交骚扰和网络攻击行为违反了《维也纳公约》,削弱了俄罗斯的地位,耗尽了西方对俄罗斯的尊重。最后,俄罗斯自身对其地位降低也应负一定的责任,因为为了凸显普京时代俄罗斯拥有较高国际地位,它们会有意贬低20世纪90年代俄罗斯所具有的国际地位。换言之,西方认为,即使普京时代俄罗斯的地位有所上升,但俄罗斯自身行为经常导致其地位下降。

 

四、结论

   这篇文章得出的结论主要有以下两个方面:其一,真正重要的不是对于客观地位的追求,而是对它的看法。俄罗斯和西方看待俄罗斯地位的差异,尤其是西方忽视俄罗斯地位的行为,将会引起双方之间持久的地位冲突。其二,讨论俄罗斯从西方得到的尊重过多或过少的问题意义不大,因为如果没有认知和情感的相互作用,就无法理解地位冲突。

编译:罗金

                                                                校对:陈科睿

                                                                审核:王术森

 

 

 

标签:
专题数据库
图片新闻
  1. 我所陈小鼎教授、杨辰博副教授参加第三届政治学与国际关系教学共同体年会
  2.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邢广程做客中亚所
  3. 陈小鼎教授、陈一一副教授应邀参加2019年中国国际关系学会年会
  4. 我所教授张宏莉应邀参加中俄战略协作高端合作智库研讨会
  5. 张玉艳:泛突厥主义在土耳其的由来与发展
  6. 2020年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博士招生专业目录
  7. 杨恕教授参加清华大学“高质量建设‘一带一路’学术研讨会”
  8. 【学术讲座】邢广程:中俄关系70年的多维思考
推荐内容
  1. 2019年中亚研究所论文发表情况
  2. 我所杨恕教授获“上海合作组织十周年奖章”
  3. 关于举办“中国反分裂理论研讨会”的通知
最近更新
  1. 【中亚书评系列之三十九】《(俄罗斯外交中的情感系列之三) 沮丧的伙伴:俄罗斯对西方话语中的荣誉、地位和情感》
  2. 【中亚书评系列之三十八】《(俄罗斯外交中的情感系列之二) 俄罗斯与西方之间的地位冲突:认知和情感的偏见》
  3. 【中亚书评系列之三十七】《对地位的痴迷与厌恶情绪:俄罗斯话语身份构建的历史背景(俄罗斯外交中的情感系列之一)》
  4. 【中亚书评系列之三十六】《瓦罕走廊:“大博弈”前后的探险与间谍活动》
  5. 【中亚书评系列之三十五】《中亚各国的家庭:多视角的新考察》
  6. 【中亚书评系列之三十四】《2005年3月:作为抗议催化剂的议会选举》
  7. 【中亚书评系列之三十三】《人道主义入侵:冷战时期阿富汗的全球发展》
  8. 【中亚书评系列之三十二】《上海合作组织和欧安组织:殊途同归?》
  9. 【中亚书评系列之三十一】《实践中的伊斯兰:吉尔吉斯斯坦国内的知识、经验和社会指南》
  10. 【中亚书评系列之三十】《现代阿富汗:一个全球性国家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