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亚书评系列之一百二十六】追踪中亚恐怖分子在叙利亚的命运

日期: 2022-03-31 来源: 原创 点击: ...
   

李泽亚编译

【文献来源】Nodirbek Soliev,“Tracing the Fate of Central Asian Fighters in Syria: Remainers, Repatriates, Returnees, and Relocators”,Perspectives on Terrorism,Vol. 15, No.4, 2021, pp.125-140.

一、研究背景

本文呈现了一个关于中亚“圣战”分子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状况的初步经验结果,尤其是在这些“圣战者”离开战场后流向何处并如何实现流动?鉴于数据收集来源的有限性,本文概括了已知“圣战”组织的共同特征并寻相似的模式。为了便于分析,整个武装组织划分为四个类型,或4个“Rs”:留守者(Remainers)、遣返者(Repatriates)、回流者(Returnees)和迁移者(Relocators)。这种类型学框架使得深入研究每一类武装组织的特征及其影响,也可为应对其它外籍恐怖分子(FTFs)提供启迪。

今天,外籍恐怖分子给世界上许多国家和地区都造成困扰,包括中亚五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特别是2019年3月“伊斯兰国(IS)”失去了在叙利亚的最后阵地巴古斯(Baghouz)后,人们越来越担心“圣战”分子(包括中亚籍恐怖分子)的潜在威胁,他们在结束战斗后可能会离开叙利亚战场回到自己的祖国或第三国。从2016年到2020年,中亚籍恐怖分子实施或归因于其的恐怖袭击空前激增。

二、文献梳理

1.关于外籍恐怖分子的概念研究:外籍恐怖分子是一个古老的现象,但对其概念的研究是在他们大量卷入叙利亚和伊拉克冲突之后增多的。塞尔温·摩尔(Cerwyn Moore)在其题为《外国机构:跨国激进主义、北高加索及其他地区的叛乱》的文章中指出,“跨国激进分子”一词比“外籍武装分子”更能反映外籍个人在冲突地区扮演的不同角色。相反,大卫·马莱特(David Malet)提出了“跨国圣战分子”一词,并将其定义为“在内战期间加入叛乱的冲突国家的非公民”。

2.关于回流的外籍恐怖分子威胁的研究:2015年,托马斯·赫格哈默(Thomas Hegghammer)和彼特·内瑟(Petter Nesser)根据2011年1月至2015年6月西欧、北美和澳大利亚外籍恐怖分子回流者的数据集得出结论,回流者发动袭击的概率为1/360,这表明本土恐怖分子的风险系数要高于回流者。大卫·马莱特和雷切尔·海斯(Rachel Hayes)在调查了230名西部回流恐怖分子的档案后发现,他们回流与策划恐袭之间的时间间隔不到6个月,因此,必须在这关键的六个月内实施紧急措施。丹尼尔·拜曼(Daniel Byman)等其他人指出,回流的外籍恐怖分子可能会使其他人变得更加激进化。

3.关于如何处理被监禁或在难民营的外籍恐怖分子及其家属的研究:布莱恩·詹金斯(Brian Jenkins)在他2019年的文章中探讨了解决这一问题的各种选择方案。亚当·霍夫曼(Adam Hoffman)和玛尔塔·富兰(Marta Furlan)在2020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中针对这一问题提出了四个主要选项,并评估了这些选项的潜在影响。

4.关于中亚武装分子回流和迁移问题的研究:2016年10月,在托马斯F.林奇三世(Thomas F . Lynch III)和小组其他学者出版的文章中,最早尝试评估中亚“圣战”分子退出冲突区的前景及其潜在的国内和国际影响。他们得出的初步结论是截至2016年年中,“几乎没有证据表明中亚武装分子大量回流”,其造成的风险也“并不显著”。2018年12月,爱德华·莱蒙、维拉·米罗诺娃和威廉·托比指出了中亚回流的武装分子可能的三个去向:迁移到其他冲突地区(阿富汗是最有可能的目的地);回国,他们认为这对许多人来说似乎没有吸引力,因为国内存在安全限制;搬到第三国和平定居或继续军事活动。

本文在类型学的分析框架下,用最新的经验证据,揭示了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中亚恐怖分子的现状,还特别关注了中亚武装分子在完成积极战斗任务后从哪里以及如何离开战场的问题。该研究结果主要来源于作者从当地俄语、乌兹别克语和英语报道中收集和汇编的数据集,以及与相关专家的对话。

三、向叙利亚和伊拉克动员

来自中亚的最新官方报告表明,该地区多达5650名武装分子及其家属(妻子和孩子)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并加入那里的“圣战”组织,包括2000名塔吉克斯坦人、2000名乌兹别克斯坦人、850名吉尔吉斯斯坦人和800名哈萨克斯坦人(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出生的中亚儿童没有被包括在内)。尽管许多外国媒体和国际非政府组织都认为土库曼斯坦人参与了叙利亚冲突,但土库曼斯坦当局对与外籍恐怖分子有关的问题不予正式评论。

考虑到叙利亚和伊拉克冲突的激烈程度,我们有理由相信许多IS的武装分子已经在战场上被杀。据中亚相关当局称,该地区至少有1633名武装分子(占总数的29%)在战斗中丧生,其中包括260名哈萨克斯坦人、200名吉尔吉斯斯坦人、1000名塔吉克斯坦人和173名乌兹别克斯坦人。由于缺乏一些相关国家的最新数据,目前实际死亡人数可能高于报告的死亡人数。

在IS崩溃后,至少2220名中亚人(占报告总数的39%)被抓获、被监禁,其中大部分是妇女和儿童。

此外,还有相当多的中亚人仍在积极战斗,特别是在“统一与圣战营”(Katibat al-Tawhid wal Jihad,KTJ)和“伊玛目布哈里组织”(Katibat Imam Al-Bukhari,KIB)中。2019年7月和2020年1月发布的联合国报告显示,在与基地组织有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HTS)“圣战”联盟的保护下,KIB和KTJ至少保留了720名武装分子,其中大多数是吉尔吉斯斯坦人、塔吉克斯坦人和乌兹别克斯坦人。叙利亚西北部的伊德利卜省(Idlib)已成为这些“圣战”分子及其家属的安全港。

表1:叙利亚和伊拉克中亚作战者报告

 

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

阵亡

在叙利亚和伊拉克被监禁

哈萨克斯坦

800

260

607

吉尔吉斯斯坦

850

200

400

塔吉克斯坦

2000

1000

682

土库曼斯坦

N.A.

N.A.

N.A.

乌兹别克斯坦

2000

173

531

总数

5650(100%)

1633(29%)

2220(39%)

虽然从该表格可以看出在叙利亚死亡、被监禁或仍在积极战斗的中亚武装分子及其家属的数量,但离开叙利亚冲突区的人数及其现状、离开的地点仍然不明。这主要因为他们的行动是秘密的、跨界的,所以报道极其有限。

四、来自战场的4个“Rs”

在本文中,作者将前往叙利亚的中亚武装分子分为四个不同的类别,即4个“Rs”:留守者(Remainers)、遣返者(Repatriates)、回流者(Returnees)和迁移者(Relocators)。

作者从俄语和乌兹别克语的报纸和媒体报道中收集原始信息,创建了关于“回流者”和“迁移者”的数据集。该数据集包括63名中亚人的概况——13名哈萨克斯坦人、23名吉尔吉斯斯坦人、18名塔吉克斯坦人和9名乌兹别克斯坦人。其中,有28人属于“回流者”,35人为“迁移者”。三分之二的人年龄在27-35岁之间(总体年龄范围在21-45岁之间)。数据集中最年轻的是吉尔吉斯斯坦人“Sh.Sh.”,他于2018年7月25日返回吉尔吉斯斯坦时被捕。相比之下,年龄最大的是45岁的古尔穆罗德·哈利莫夫(Gulmurod Khalimov),他是塔吉克斯坦前特种作战部队上校,于2015年5月叛逃至IS。

1.留守者

留守者是指在战斗中存活下来的“圣战”分子,他们出于各种原因仍然在冲突地区扮演着积极的战斗角色。在叙利亚,中亚人加入IS或其竞争对手“沙姆解放组织”。加入IS的许多中亚武装分子已经阵亡,只有一小部分人幸存下来并继续留在叙利亚,等待时日重组自己。他们并不打算再返回母国,他们焚烧护照并做成视频剪辑,以示已经放弃了以前的国民身份。相比之下,与基地组织有联系的恐怖组织,如“统一与圣战营”和“伊玛目布哈里组织”,它们内部的中亚武装分子仍然活跃在战场上,决心战斗到底,这主要归功于“沙姆解放组织”提供的支持和保护。

2.遣返者

遣返者是指那些通过政府管理项目而从叙利亚和伊拉克的监狱中被带回母国的人。2019年3月,叙利亚的IS被消灭后,13000至15000名外籍“圣战”分子及其家属被库尔德人领导的叙利亚民主力量(SDF)抓获并监禁。另有1400人被扣留在伊拉克。在这些人当中,有2220多名中亚人,大部分是妇女和儿童。

中亚国家对此采取了积极的做法。自2019年以来,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四国从叙利亚和伊拉克冲突地区带回了1301名国民,人数分别如下(见表2):

表2:遣返人数

 

遣返者

哈萨克斯坦

607

吉尔吉斯斯坦

79

塔吉克斯坦

84

土库曼斯坦

N.A.

乌兹别克斯坦

531

总数

1301

很大一部分中亚妇女称,她们是被丈夫或其他男性家庭成员以虚假借口骗到冲突地区。中亚国家的媒体和新闻界认为被遣返的儿童是冲突的无辜受害者,而妇女大多是被“误导”的。相比之下,许多西方国家政府将离开欧洲的妇女视为积极参与者,将儿童视为无辜者,因此人道主义遣返的案例较少。

中亚国家对妇女和儿童的遣返主要出于安全考虑,因为妇女和儿童参与“圣战”组织会产生代际影响。坚持IS意识形态的妇女可能会使自己的孩子和身边人变得激进,而儿童则确保了一个“圣战”组织在行动和意识形态上的长期战斗力。

被遣返回国后,她们需要经历了一个短暂的“适应”过程。在此过程中,她们会得到医疗和心理救助、法律和物质支持以及宗教咨询。当适应阶段结束后,她们就会被送回自己的家乡。另一方面,被遣返的成年男性一般会被立即逮捕、起诉并监禁。一些被视为安全威胁的女性遣返者也会被定罪。在中亚国家,再社会化进程预计将持续数年,并受到地方当局和执法人员的密切监测。

3.回流者

回流者是指从冲突地区返回母国的外籍恐怖分子,他们的行动可能是公开的,也可能是秘密的。他们习惯了暴力,并且在使用武器和炸药方面经验丰富。最后,他们与来自世界各地的武装分子有着强大的联系网络。

(1)投降的回流者

投降的回流者是指脱离战斗活动并自愿返回家乡并向有关当局投降的一类战斗人员。现有数据表明,在28个回流者当中,有11人是自愿回流,其中2人是吉尔吉斯斯坦人,4人是哈萨克斯坦人,5人是塔吉克斯坦人,他们在叙利亚的平均停留时间为11个月。

促使幸存的外籍恐怖分子放弃战斗回国的因素有很多,既有“拉力”也有“推力”。“推力”是作战者及其家属对叙利亚的失望。例如,阿齐扎·阿兹马梅托娃(Aziza Azmametova)是一名哈萨克斯坦人,2014年1月随丈夫和女儿从叙利亚返回,她将自己在基地组织的生活描述为“恐怖和混乱”。“拉力”包括中亚各国为鼓励作战人员脱离战斗回国而采取的举措。例如,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对那些自愿回国并真心悔改的人提供了有条件的宽恕,宽恕的大小取决于他们的诚意和承诺,以及对其犯罪历史的评估。

(2)秘密回流者

秘密回流者是指那些回国后通过宣扬“圣战”意识形态、激进化和招募新成员、筹集资金甚至策划恐怖袭击等方式继续从事“圣战”活动的人。在中亚,大多数秘密返回者都在吉尔吉斯斯坦登记(17人中有15人在吉尔吉斯斯坦登记,另外2人分别是哈萨克斯坦人和乌兹别克斯坦人,他们都与IS有联系)。

身份造假是外籍恐怖分子常用的一种手段。在已查明的秘密回国的例子中,至少有2人使用假护照。此外,恐怖分子还利用伪造的身份证件在中亚发动袭击。吉尔吉斯斯坦国民伊扎蒂洛·萨蒂巴耶夫(Izzatillo Sattybaev)携带名为弗德维斯·比奥诺夫(Firdavs Bobojonov)的塔吉克斯坦护照去中国驻比什凯克大使馆实施自杀式汽车炸弹袭击,袭击过后以同样的护照安全离开。

4.迁移者

迁移者是指逃离叙利亚和伊拉克战场并迁移到第三国或其他冲突地区,而不是返回原籍国的外籍恐怖分子。他们通常包括三类:寻求在第三国藏身或定居的人;选择迁往其他冲突地区的人;重新安置以策划袭击的人。他们一般会前往以下几个国家和地区:阿富汗;欧洲的德国和希腊;非洲的中非共和国、埃及、几内亚比绍和苏丹。

土耳其是中转或者定居的绝佳选择。数据集显示,35名迁移者当中有21人(占总数的60%)迁往土耳其,其中包括一名妇女和五名儿童。乌克兰仅次于土耳其,是中亚好战分子第二大中转国和目的地国(有4人迁入),原因是乌克兰可以免签而且把俄语作为通用语言。另一个重要因素是可以在黑市上拿到乌克兰护照原件及伪造证件。据乌克兰媒体报道,此类证件在黑市上的价格从2000美元到5000美元不等。

2020年1月发布的联合国报告称,中亚武装分子还可能从叙利亚出发前往非洲,躲在中非共和国、埃及、几内亚比绍和苏丹。他们也可能从这些国家过境,加入位于西非和萨赫勒地区的IS分支机构。

一些中亚籍的IS核心成员迁往阿富汗。塔吉克斯坦安全当局认为,古尔穆罗德·哈利莫夫及其部分同伙已于2019年初迁往阿富汗。他可能计划穿越塔—阿边界入侵塔吉克斯坦南部省份。但到目前为止,从叙利亚迁往阿富汗的人数要少得多。

还有一些中亚武装分子在叙利亚结束战斗后假扮成难民前往欧洲。2018年10月2日,希腊当局逮捕了26岁的哈萨克斯坦国民达斯坦·凯辛(Dastan Khaisin),并将其引渡回国,因为他参与了叙利亚的恐怖活动。依据经验判断,凯辛很可能是假扮成难民通过非法移民路线从土耳其进入希腊的。

本文的数据集还展示了三名中亚武装分子迁移到另一个中亚邻国的实例。2013年,两名哈萨克斯坦武装分子从叙利亚抵达吉尔吉斯斯坦后被捕,据称他们是为了策划袭击。2015年,哈萨克斯坦安全机构在南部城市奇姆肯特逮捕了一名吉尔吉斯斯坦国民。据报道,他曾在叙利亚接受过炸弹制造训练。

五、外籍恐怖分子动员的影响

伊拉克、叙利亚和阿富汗冲突地区的不稳定因素继续为外籍恐怖分子提供有利条件。留在冲突区的中亚激进分子可能会继续战斗,以推进IS和“沙姆解放组织”的“事业”。

叙利亚的军事失败以及2019年阿布·巴克尔·巴格达迪被杀后领导层的更迭都使得中亚武装分子进一步分散,他们的袭击活动会受到越来越多的限制。然而,由于IS的核心要求是对失去的“哈里发”进行报复性袭击,因此它可以组织“情感驱动式袭击”,即由自我激进化的个人、秘密支持者和同情者发动袭击,这样的袭击无需具备很多作战经验。

只要“沙姆解放组织”存在,“统一与圣战营”和“伊玛目布哈里组织”就会继续存留在叙利亚,不太可能将其活动重点从核心冲突区转移。在最近的宣传活动中,这两个组织都一再呼吁其支持者加入战斗,并为开展恐怖活动筹集资金。然而,如果“沙姆解放组织”“圣战”联盟失去对伊德利卜省的领土控制,面对叙利亚和俄罗斯巨大的政治和军事压力,越来越多中亚武装分子会离开叙利亚。

到目前为止,中亚国家的武装分子还没有大规模逃离叙利亚—伊拉克战区。最近发生在吉尔吉斯斯坦的事件表明,一些好战分子是带着任务回国的,可能在密谋发动袭击。被遣返者有重新走上激进化道路的危险;回流者和迁移者不仅策划袭击,还可能参与激进地游说、招募、筹款和培训活动。没有一个完美的机制可以长期评估“圣战”分子回国后的行为。因此,对于中亚国家来说,最重要的是为他们提供重新融入社会的机会。

现有数据显示,那些不愿返回原籍国但希望迁移到其他地方的外籍恐怖分子通常会去一些能够找到联系人的地方,而这些联系人将帮助他们在新的社会环境中定居生存。去完全未知的地方会给他们带来很大风险,因为会面临跨越国界、在陌生地方生存、语言障碍以及与外国人打交道等各种问题。如果没有认识的人,他们很容易被发现、逮捕,并最终被引渡回原籍国。

【编译者简介】

李泽亚,兰州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2020级国际政治专业硕士研究生。本科就读于青海民族大学政治学与行政学专业,在校期间担任校社团社长、院学生会部长、班级组织委员;曾获得国家奖学金、校级“三好学生”及“进德修业”之星荣誉称号;获得全国大学生英语竞赛二等奖;获得高中政治教师资格证书。硕士研究生期间获得一次二等学业奖学金,担任校研会文体部干事、院研会秘书处干事。

董一兵,山西临汾人,兰州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2020级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马克思主义国际关系理论与中国外交,大外交智库研究员。本科就读于长治学院思想政治教学研究部,专业是思想政治教育,期间获得一次三等学业奖学金。硕士就读于天津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所学专业为国际政治,在读期间连续三年获得学业奖学金。硕士研究生期间发表学术文章一篇,并参加在南开大学举办的第十届国际政治经济学会议。

有恒·欧亚学术编译团队

为了解学术前沿,开阔学术视野,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兰州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以研究生“笃研”读书会为依托,组建“有恒·欧亚学术编译团队”。团队主要负责编译俄罗斯、中亚、南亚和高加索等国别与区域研究相关的外文文献,包括学术期刊论文、书评、地区热点及重大事件的相关时评等。自组建以来,编译团队已推出100余期编译作品。现有编译人员30多名,主体为兰州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兰州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研究生。

“有恒·欧亚学术编译”实行组稿与自由投稿相结合的方式。欢迎校内外对欧亚问题感兴趣的本科生、研究生和青年学者投稿,邮箱:yujb20@lzu.edu.cn。编译作品将在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兰州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网站、微信公众平台同步刊出,一经采用并发布,即奉上微薄稿酬,以致谢意。敬请各位同仁关注、批评与指正。

本文由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兰州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组织编译。所编译文章的观点不代表发布平台,请注意甄别。

编译:李泽亚

校对:董一兵

审校:李益斌

标签:
专题数据库
图片新闻
  1. 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会见乌兹别克斯坦新任驻华大使阿尔济耶夫
  2. 习近平致电祝贺谢尔达尔·别尔德穆哈梅多夫当选土库曼斯坦总统
  3. 【喜讯】我所张宏莉教授获评兰州大学第六届“我最喜爱的十大教师”
  4. 【中国日报】US and its allies will not succeed in their designs about Xinjiang
  5. 【学术交流】李亮博士与靳晓哲博士参加第四届“反恐、去极端化与人权保障”国际研讨会
  6. 【会议综述】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国际政治研究专业委员会2021年学术年会在兰州大学举行
  7. 【学术交流】韦进深副教授参加国际安全高端论坛暨“大国战略竞争与地区安全”学术研讨会
  8. 【转发通知】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2021年优秀大学生夏令营入营名单
推荐内容
  1. 【研究报告】美国“以疆制华”的危机政治阴谋及路径
  2. 2020年中亚研究所论文发表情况
  3. 2019年中亚研究所论文发表情况
  4. 我所杨恕教授获“上海合作组织十周年奖章”
  5. 关于举办“中国反分裂理论研讨会”的通知
最近更新
  1. 【中亚书评系列之一百二十九】《对帝国的怀旧:新奥斯曼主义政治》
  2. 【中亚书评系列之一百二十八】难民不是武器:“大规模移民武器”的隐喻及其启示
  3. 【中亚书评系列之一百二十七】“测试”世界秩序:俄罗斯外交中的战略现实主义
  4. 【中亚书评系列之一百二十六】追踪中亚恐怖分子在叙利亚的命运
  5. 【中亚书评系列之一百二十五】地方秩序、警务服务与行贿行为——以印度为例
  6. 【中亚书评系列之一百二十四】反思经济制裁
  7. 【中亚书评系列之一百二十三】波罗的海三国的地区认同与“北望”
  8. 【中亚书评系列之一百二十二】独立国家联合体:一个失败的地区主义案例?
  9. 【中亚书评系列之一百二十一】欧亚国家的社会行动主义与新媒体:以 2006年明斯克帐篷营地抗议行动为例
  10. 【中亚书评系列之一百二十】《中亚的领导人、理念与规范扩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