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恕:打击“IS”比打击“基地”组织更难

日期: 2015-11-20 来源: 互联网 点击: ...
   
   发生在巴黎的“11•13”恐怖袭击事件,被一些人称作“欧洲的9•11”。尽管它所造成的人员伤亡、财产损失远不如“9•11”,但它给社会造成的威胁以及引发的矛盾和问题,可能比“9•11”更严重。“9•11”之后,人们常把“基地”组织作为恐怖组织的代表,但“IS”在诸多方面都超过了“基地”组织。由“IS”引发的新一轮反恐行动,或许比打击“基地”组织要面临更多更大的困难。
 
    “IS”实力远超“基地”组织
    “IS”自成立以来,力量迅速增加,目前已经占领了超过1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控制了800万人口,其经济实力、军事能力都远远超出了此前的恐怖组织。据估计,“IS”有大约3.15万人的武装力量,拥有充足的枪支弹药、并配备装甲车辆、坦克、重型火炮等先进武器装备。
    跟“基地”组织等恐怖组织相比,“IS”拥有更加完整的意识形态体系和十分有效的宣传网络。就意识形态的来源而言,“IS”的意识形态构成主要包括三个方面:一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IS”宣称它的一切行动都是为了复兴伊斯兰,要将其还原为纯粹的形式,根据真正的伊斯兰原则团结穆斯林世界,履行真主的旨意恢复其人民的荣光等。二是圣战派萨拉菲主义,这是“IS”意识形态最明显的标签。圣战派萨拉菲是一股将“圣战”观念融入传统萨拉菲主义的思潮,主张通过“圣战”的方式建立以伊斯兰法为基础的伊斯兰政权。三是前复兴主义,或更确切地说是在2008年至2010年间加入“IS”前身的前复兴主义者。另外,“IS”有一个非常专业化的宣传网络,以六种语言发行的《达比克》杂志就是其代表。该杂志的内容从伊斯兰教义到日常生活,内容丰富,编排专业,有很强的吸引力。
    “IS”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哈里发”国家,即“伊斯兰国”。自2014年6月宣布“建国”以来,“IS”以叙利亚东北部城市拉卡为“首都”,控制了伊拉克和叙利亚大片土地,甚至还自行发行货币。“IS”计划占领西亚、北非和中非、中亚地区,还包括欧洲的伊比利半岛、巴尔干半岛、克里米亚等地,以及巴基斯坦、印度、中国部分地区,最终建立一个“伊斯兰哈里发大帝国”。尽管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承认它,但“IS”在领土、人口、经济实力等方面已经具备一个国家的特征。而“基地”组织没有实现这一点。
    此外,“IS”国际化程度远高于“基地”组织。“IS”号召全世界的穆斯林到“伊斯兰国”,为建立“哈里发”而战。由于迁徙是先知的行为,号召穆斯林模仿先知有很大的迷惑性和号召力。目前,已经有上万外国青年加入“IS”武装,并从事作战任务。同时,“IS”还把一些前来参加圣战的人派回到原来的国家继续进行圣战。因此,“IS”成员成分复杂,国籍、种族繁多,凡是有穆斯林的国家都有或多或少的人员参与到“IS”的行动中。据资料,全球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有约50个。
    不仅如此,世界上多个恐怖组织,如尼日利亚“博科圣地”、巴基斯坦“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西奈半岛“耶路撒冷支持者组织”、北非“阿尔及利亚哈里发士兵”和利比亚“达尔纳”、印度尼西亚“回教祈祷团”、菲律宾“邦萨摩洛伊斯兰自由战士”和阿布沙耶夫、阿尔及利亚“哈里发战士”等,都宣布向“IS”效忠,并接受它的领导和指挥。
    “IS”具有极端恐怖、极端暴力和非人道的特征。有人称“IS”是“有史以来最残忍的恐怖势力”,还有人称之为“当今世界最危险的恐怖组织”。“IS”不仅通过枪决、斩首、火刑等残酷的方式杀害无辜平民和士兵,而且多次发布视频,通过暴力、血腥的镜头制造恐怖情绪,表现出明显的反人类、反文明的特征。它的此类行为,甚至连“基地”组织也表示了谴责。
    “IS”反对以既有国家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几乎反对世界上所有的主权国家,也不谋求成为国际社会的一员。2014年初,“基地”组织总掌门人扎瓦赫里宣布“基地”总部断绝与巴格达迪的一切关系。除此之外,“IS”还反对既有的国际规则、国际组织、国际法等。2014年底,“IS”宣布发行货币,以脱离伊拉克和叙利亚金融体系。
    与“基地”组织相比,“IS”是一股更为独立的力量。“基地”组织在很大程度上是依附于塔利班发展壮大的,甚至有很多人将塔利班与“基地”组织混为一谈。从一定意义上来说,塔利班一旦垮台,“基地”组织也就失去了生存和发展的基础。“IS”则不同,它是一个“似国家”,有自己的领土、人口,有独立的军事力量和经济力量,体系健全,动员能力更强。因此,打击“IS”要比打击“基地”组织更加困难。
 
    单凭一国或几国的力量难有作为
    通过对“IS”的情况分析可知,“IS” 并不只是对某一国家或某一地区的威胁,它对全世界的和平与稳定都产生了严峻挑战,单凭一国或几国的力量难有作为。因此,为有效打击更具威胁的“IS”,当务之急是加强全球范围内的反恐合作。
    巴黎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各国领导人纷纷表示,坚决采取行动打击极端恐怖组织“IS”,增进打击恐怖主义的合作。此前,俄罗斯对“IS”进行的空袭行动收效显著,摧毁了“IS”多处指挥所、军火库和训练营,法国也在巴黎恐怖袭击事件之后决定派出航空母舰打击“IS”,但这是远远不够的。能否有效打击“IS”,关键问题在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能否与俄罗斯进行合作。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巴黎被袭之后说道,“无论你是赞成还是反对阿萨德都没有关系,‘IS’才是你们的敌人,而不是阿萨德。”如果美俄能够对“IS”共同采取有效行动,那么将意味着全球反恐合作有了重大突破。
捅了马蜂窝之后走人是美国常干的事,如果不是美国前总统小布什错误发动在伊拉克的战争,“IS”未必会出现。在打击“IS”方面,美国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
    当前,国际社会面临的首要任务就是加强反恐领域的国际合作,在短时间内对“IS”造成毁灭性的打击。中东地区的历史和经验告诉我们,恐怖组织和恐怖活动是无法根除的,只能通过国际社会的合作,才能最大限度地减少恐怖主义对自身的威胁,将恐怖活动造成的破坏降到最低。
 
(作者:杨恕,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所长,反恐专家。原文载于《国际先驱导报》2015年11月20日第4版http://ihl.cankaoxiaoxi.com/2015/1120/1003264.shtml)
 
标签:
分享到:
学术论著
图片新闻
  1. 阿塞拜疆著名学者Jamil Hasanli教授被聘为我所兼职教授
  2. 2017届硕士研究生毕业答辩
  3. 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国际政治系列讲座(十)
  4. 熟悉而陌生的邻居——“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政治学读书会”第23期读书交流活动
  5. 阿塞拜疆著名学者Jamil Hasanli教授来所访问交流
  6. 乌兹别克斯坦著名学者拉西莫夫教授来所访问交流
  7. 李捷副教授出版《推进新疆社会稳定与长治久安新战略》一书出版
  8. 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肖斌副研究员来访
推荐内容
  1. 我所杨恕教授获“上海合作组织十周年奖章”
  2. 关于举办“中国反分裂理论研讨会”的通知
最近更新
  1. 李捷副教授出版《推进新疆社会稳定与长治久安新战略》一书出版
  2. 苏联时期的中亚民族政策:过程和思考
  3. 中亚所2017年论文发表情况
  4. 杨恕:蔡英文上台后的两岸关系
  5. 杨恕、张玉艳:努尔库运动与葛兰运动的关系辨析
  6. 中亚所2016年论文发表情况
  7. 我所杨恕教授出版《阿富汗毒品与地区安全》一书
  8. 杨恕:打击“IS”比打击“基地”组织更难
  9. 我所马国林博士出版《社会·制度·秩序:赫德利·布尔的世界秩序思想研究》一书
  10. 我所曾向红教授专著《世界观与国际关系理论》出版